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

【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55

安格尼斯:

夜幕降临,到了饭点,除了明诚煲着的地瓜小米粥和乌鸡山药汤,四个人吃饭,总得再炒两个菜,可是明台在厨房切菜跟砍人似得,把砧板拍的砰砰响,明诚看不下去,把他赶出去了,正碰上赵启平下楼倒水见明诚胳膊没好就要做饭,明台站一边气鼓鼓的也不帮忙,便上前请缨。

人第一天来,就让人家做饭,明诚觉得不好意思,赵启平倒是笑笑不介意,明诚白了明台一眼,后者看到赵启平来了更是不帮忙。

赵启平从明诚手里接过锅子,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打开下厨房App,明诚见了差点翻白眼,也是个不会做饭的,算了,还是他来吧,省得万一大家子人晚上都没饭吃。

【就不能叫大哥下来做吗?】

【你大哥更不会做饭,要不也不会在美国念两年书把自己吃成一百七十斤……】

明诚打火准备炒菜,赵启平眼看刚才还众星捧月的人,现在就变成了仆人,心疼明诚手上的肩膀,他灵机一动,从明诚手里接过铲子,说道【不如我来做,你在旁边教?怎么样?】

【好啊~这个主意不错!】

这下,明诚和赵启平颇有点夫夫搭档的感觉,一个颠锅翻炒,一个在旁指导,不时的加盐加糖,那叫一个和谐默契,明台看在眼里,酸在心里,原本就不喜欢赵启平的他,现在更是对对方充满了敌意。

赵启平无意间瞥见明台看自己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很明显明家小少爷这是把他当成了情敌,心里瑟缩,手下也不小心碰到了锅子边缘,烫得一惊。

【哎小心~别烫着了!】

一旁的明诚见赵启平没有做饭经验,一直很小心的呵护着他,这下明台也不愿再当电灯泡杵在这儿,他转身离开。赵启平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自己往后这日子肯定不好过,这兄弟三人一台戏,他夹在当中也没办法,好在明诚人不错,相处起来貌似并不困难。

饭桌上,四个人,明楼坐在主坐,明诚明台各坐在两边,赵启平坐在明诚边上,两人齐齐把菜端上桌,倒是和气,就是明楼和明台的脸色俱黑,才一动筷子,啪嗒!就在番茄炒蛋上撞上了。

赵启平很识相的拿着筷子等候着主人们先动筷,却不想这饭桌如战场,他偷偷看了眼明诚,明诚当做没看到。

【我怎么知道目标是一致的】明台话里有话的说道。

【越来越没规矩!】明楼嘴上骂明台没规矩,但还是让着他,他看了眼明诚,可明诚的注意力都在身边的赵启平身上,替他夹菜盛汤。

【对了,明天我去把你们打坏的东西都补上,你们俩谁给我钱啊?】

明台一边扒饭,一边说自己没钱,明诚把目光投向明楼,明楼想到上个月那条“自己”替汪曼春买的天价项链,觉得不能再吃哑巴亏,遂起身表示自己吃饱了,遁逃。

明楼走后,明诚戳戳自己碗里的饭,嘟囔了一句,【越有钱越抠门!】

明台表示赞同,一边的赵启平心里嘀咕着这一家人三兄弟的相处模式还真是奇葩。


【他还说生日的时候要给你个惊喜,怎么会突然就人不见了呢!】李熏然带着哭腔说道。

旁边的凌远安慰的搂住他的肩膀,谭宗明指间夹着烟,撑着额头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

李熏然打不通赵启平的电话,就马上打电话问了自己的姨夫姨妈,他们说赵启平去北京出差考察去了,李熏然便没有多问,倒是他姨妈反问了他,从小形影不离,怎么会没告诉他,李熏然打哈哈掩护过去了。

事实是赵启平早就提了公休,李熏然查到了他去北京的机票,可是却找不到他在哪里落脚。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赵启平是自己离开的,大家心里对他安危的担忧总算是可以放下了,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赵启平出现了。

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网络微博的热搜第一,“明家大少和二少婚期将近”的消息霸版霸屏,这个具有迷惑性的标题一出,楼诚二人便心知肚明是谁干的。

明楼和汪曼春婚事的消息得到了汪家大小姐的微笑默认,而明诚则是被拍到和赵启平一起在一家意大利进口家具店,疑在为新房布置选购家私,两人一路有说有笑,买了新的茶几,台灯和一些其他零碎物件,新闻里描述明诚对赵启平十分呵护,百般宠爱。

同一时间,凌远在赵启平产检的医院拿到了一份终止妊娠的手术报告,他也看到了新闻,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谭宗明,赵启平已经把他们俩的孩子打掉了。

明诚是谭宗明生意上的竞争对手,之前收购小山的时候两人就已经掐过好几轮,现下小山的股价稳定在二十出头,明诚暂时握着优势。

谭宗明看到新闻后,赵启平父亲的事情马上就浮出了水面。他马上开了一个紧急会议,首先下令狙击明氏,大肆收购其在海外投资者手上的股票,目的是逼明诚交出小山制药,其次,趁齐淑兰还没有防备,他做的另一件事就是亲手把他妈踢出了董事会。前一件事情堪堪落实下去,后一件事情却花费了他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和几个大股东交涉,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目的就是在下周一召开的临时董事会上罢免他妈大股东的身份。

从惶恐着急到终于知道了赵启平的下落,谭宗明反而淡定了,当机立断做出一系列的决定,心里发誓要把赵启平给抢回来,他没想到对方会用这样的手段,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把无辜的赵启平牵扯了进来,他的心里很内疚。

等谭宗明事情都做完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却没想到家里有个人一直在等他。

和凌远手里一样的报告被放到了谭宗明的面前,自己儿子要罢免自己的事情,齐淑兰也不是没收到消息,她没想到谭宗明会真的为了赵启平和他翻脸,幸好她一早就做了准备。

【妈妈本来不想告诉你,但是既然新闻都出来了,我想你可以死心了,孩子没了就没了,你以后还可以有很多,不一定非得是和他的……】

谭宗明翻开手里的报告,回想起过去的种种,赵启平看着他欲言又止的眼神,粘着他过分撒娇的样子……心像被针扎一样疼,前天才从李熏然嘴里知道自己有个孩子,今天他妈又来告诉他孩子已经没有了,自始至终他就像个笑话一样,胸口像被一只无形的手压着,喘不过气来,谭宗明怒极反笑,问道【那么你现在来告诉我是什么意思?】

【来劝你放下执念】

【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见过他?】

【我想帮他解决他爸爸的事情,毕竟他肚子里怀的是我们谭家的骨肉,谁知道他那么狠心,打掉孩子……】齐淑兰见谭宗明脸上表情微微抽动,继续沉着声音说道【为了区区三千万就把自己卖给了明家,不过也是,普通人家要一下子拿出三千万简直是天方夜谭,还是卖身来得快一些……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许他有苦衷也说不定,我觉得倒不如你自己去问问他……】

颠三倒四,亦真亦假的话最是难分别。齐淑兰知道谭宗明的心里已经动摇,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便起身准备离开,谭宗明没有抬头看她一眼,只是背着身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齐淑兰一早就打定了注意,反正孩子没了就是没了,这个结果不会改变,不如借此就让那个赵启平和自己儿子彻底了断更好。她走到门口回头见他还是这幅样子,想了想又说道【你和他有缘无分,你不够了解他,他也不够了解你,放手吧】


凌远得知谭宗明要把他妈踢出董事会的消息之后,直觉下一个倒霉的人就是他,果不其然,面对谭宗明的兴师问罪,他只能老老实实的从头到尾把赵启平怀孕的事情原原本本如实相告,从一开始陪着他看产科要打点孩子到后面李熏然陪着去做产检。但最后,凌远也说了自己的看法,他觉得赵启平不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劝谭宗明把事情搞清楚。

【我跟你那么多年朋友,这种事情,你从头到尾瞒着我,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凌远无话可说,他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要说责任,他也有。凌远叹气道【你想怎么样,我全全配合就是了,你真要跟明家对着干,我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但前提是你不能乱来……】

谭宗明冷笑道【我乱来?你好像经验比我丰富?】

凌远吃瘪,论商场经验,他这个医生的确不如谭宗明这条大鳄,【那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我明天要去北京,你帮我先查一下明家那几个少爷,事无巨细,统统查清楚!】


除了明诚之外,还有一个人对赵启平的背景有着十分的好奇心,这个人就是明台。

客厅里,明楼明诚和赵启平三个人正在吃水果,明台从楼上下来,他的目光定格在赵启平的身上,一路没有离开,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瘦弱纤细,眉宇间总是夹杂着淡淡忧愁,像林黛玉一样的小美人儿,着实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明台走过去毫不客气的捏住赵启平的下巴抬起他的脸,动作很粗暴,惊得赵启平掉了手中的水果叉子。

【明台你这是干嘛!】明诚吼道。

明台冷哼一声松了手,赵启平的下颚马上泛起了白色指印,明诚马上查看了一下,皱眉看向明台,这么大力,怕是会泛青。

明楼不明所以,疑问的看向明台。

【赵医生,才做人流一个星期都不到,就急着来我们明家报道,要不要那么拼啊?连自己孩子都不要?阿诚哥,你也不用找这种破鞋吧!】

【明台!来者是客,你怎么说话的!】这次出声的是明楼。

【我说的是人话,他做的是人事吗?】明台指向赵启平,然后看向明诚说道【如果是我的话,无论是什么原因,我绝不会让我心爱的人把婚姻当儿戏!】说完明台狠狠白了一样明楼,转身离去。 

【下午要去汪伯伯家里!】明楼朝明台的背影喊道。

明台停下脚步,冷笑着说道【我会去的,我们一起去!】

明台走后,明诚关心的询问赵启平,赵启平低着头红了眼眶,咬牙摇了摇头。

明楼看着沙发上两个人,也知道赵启平的情况棘手,又想到刚才明台那副样子,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

tbc

1、《上错床 嫁对郎》预售链接

2、安格尼斯的楼诚文集 戳~

3、已经完结系列:男朋友系列再刷预售链接 


其他正在连载:

【ABO蔺靖】琅琊天书 1 初遇 new~!


————————————————————


评论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