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

2016年10月至12月喻黄图推荐——2017喻文州生日贺喻黄企划第2.1弹

那些年,我们错过的喻黄文:

  • 2017喻文州生日贺喻黄企划第二弹其一,这个图片推荐是我和扫图妹子一早就想做的,不过因为之前太忙就搁置了,这次趁喻总生日就把它做完!

  • 文州生贺喻黄企划第一弹请戳,欢迎参与!

  • 收录2016年10月至2016年12月期间热度100以上的喻黄图。


彩图:

【喻黄】day13  海天一线 by 2℃~5℃

【喻黄】我还没说完 by ❀。 鬼桑

【喻黄】《天赋》的书签 by 无业良民

【喻黄】爱丽丝梦游仙境paro! by Misty咩

【喻黄】兔子兔子(=‘x‘=) by 无业良民

【喻黄】与你相拥 by 酵母菌

【喻黄】HP Paro by Misty咩

【喻黄】偶爾降低彩度 by 草蓉蓉

【喻黄】万圣节快到了?! by ❀。 鬼桑

【喻黄】【全职高手 - 动画PV喻黄】 by Hello_Rabby

【喻黄】早了点,不过万圣节快乐。 by 白离_WhiteLi

【喻黄】解禁了就发一发 by 披着雪的布丁

【喻黄】撸个喻黄喵治愈一下><! by Sylvester

【喻黄】给少天夹鱼的喻 by ❀。 鬼桑

【喻黄】給米洛太太的喻黃本《光陰的故事》所繪畫的上、下冊內封面解封了!! by藍色板間

【喻黄】the killers by Hello_Rabby

【喻黄】国庆的时候去了全职coffee by ❀。 鬼桑

【喻黄】啊!之前给 @燕麦泥  女神画的《花好月圆》的G和卡贴 by 望鲤啦啦啦

【喻黄】大概是第一场正式比赛之前刚拿到参赛证的时候 by 酵母菌

【喻黄】大概是第一次穿西装的十代,阿黄不会系领带öㅅö! by 炉心糖

【喻黄】假装甜甜圈能甜到齁…… by 非洲势力|流雲吟遊

【喻黄】摸鱼! by Sylvester

【喻黄】啾~ by ❀。 鬼桑

【喻黄】蓝的雨下在我眼前♪ by Sylvester

【喻黄】day14 by 2℃~5℃

【喻黄】遛彎兒~ by 草蓉蓉

【喻黄】【只有你知道我的歌都是唱给谁。】 by 重金属

【喻黄】光速摸鱼……米洛太太的蜚蜚的英俊的外卖小哥【笑 by Crocodile

【喻黄】day15 缠 by 2℃~5℃

【喻黄】昨晚… by ❀。 鬼桑

【喻黄】【全职高手 - 伪AO喻黄】 by Hello_Rabby

【喻黄】万圣节 by 正在咏唱的遊吟詩人

【喻黄】CAREFUL!FLASHBOMB!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

【喻黄】day16 魔镜魔镜告诉我 by 2℃~5℃

【喻黄】听说打哈欠会传染~ by ❀。 鬼桑

【喻黄】16岁的看台 by Sylvester

【喻黄】day17 by 2℃~5℃

【喻黄】算是补之前万圣节(?)的图。大约是…bloodline? by 九方君迁

【喻黄】day18 战斗之后 by 2℃~5℃

【喻黄】摸个鱼~ by ❀。 鬼桑

【喻黄】悟惊蛰——依然来自米洛太太 by Crocodile

【喻黄】別忘了POCKY by 正在咏唱的遊吟詩人

【喻黄】SWEET DREAMS by Sylvester

【喻黄】万圣竹马 by Hello_Rabby

【喻黄】兩個小鬼(# by 臭鞋

【喻黄】旁友们好啊!我出来诈个尸【x by HHHHHr君

【喻黄】我以后不尝试画背景了,真的[气哭.JPG] by 九方君迁

【喻黄】爱丽丝的梗  by 木夕JIANG

【喻黄】揉头~~ by ❀。 鬼桑

【喻黄】迟到了,不过我也算撒糖了! by 冬夜城

【喻黄】【全职高手 - 伪AO喻黄part2】 by Hello_Rabby

【喻黄】落英 by 草蓉蓉

【喻黄】吃点儿下午茶~ by 身高190的毛英俊

【喻黄】剑与诅咒 by 重金属

【喻黄】老板这月又没给工资红红火火何厚铧 by Anserenia

【喻黄】全职高手 - 动画版剑与诅咒 by Hello_Rabby

【喻黄】Day13夜湖 by 晚安。

【喻黄】昨晚忘发了qwqqqq by 冰七铃_我的冰雨在我心

【喻黄】这两天的衣绘…… by 5-TH

【喻黄】day19 双面 by 2℃~5℃

【喻黄】起床啦~! by 身高190的毛英俊

【喻黄】摸个…… 鱼鱼鱼鱼鱼鱼鱼鱼鱼鱼喻黄。 by Hello_Rabby

【喻黄】冬天好冷啊……取暖真是不容易啊! by _Mr。海龟

【喻黄】大概是孔雀黄和锦鲤喻之类的0.0 by 随波逐明

【喻黄】本来在摸古风paro,画到p2的时候卡住了,就又画了个Q版 by2℃~5℃

【喻黄】day21 古风的摸…… by 2℃~5℃

【喻黄】无题 by Sylvester

【喻黄】米洛太太的喻黃本《蜚蜚》封面圖解封了 by 藍色板間

【喻黄】伪AO喻黄part3 by Hello_Rabby

【喻黄】有空再补另一张叭!(喂) by 九方君迁

【喻黄】光与暗(×) by 九方君迁

【喻黄】天使惡魔設定 by 臭鞋

【喻黄】清晨偶遇 by 草蓉蓉

【喻黄】甜点第二弹~ by 身高190的毛英俊

【喻黄】暗流,一步之遥 by Sylvester

【喻黄】心如磐石,剑指荣耀 by 橄榄不是绿

【喻黄】看米太头像常放皮卡丘,画了皮卡黄和他的训练师小喻表点小谢意byHello_Rabby

【喻黄】跟土拨鼠看视频高潮了 by 如烟

【喻黄】新年明信片交换2.0! by 二哈备考ing

【喻黄】说起来,又快过圣诞节和过年了_(:зゝ∠)_ by 缺一

【喻黄】上回那个【cos】的图 by 九方君迁

【喻黄】Day14 文州哥哥與花 by 晚安。

【喻黄】CWT45會賣的壓克力立牌!!! by F爛魚肉的N

【喻黄】大家,圣诞快乐🎄🎄🎄 by ❀。 鬼桑

【喻黄】今年的圣诞节属于蓝雨,圣诞快乐!!!!! by 艾卡·罗兰德拉

【喻黄】今年的最后一张图了,我要去做咸鱼了。 by 九方君迁

【喻黄】全职高手 - 动画索夜&闺蜜 by Hello_Rabby


黑白:

【喻黄】看完米洛太太的暗涌。 by 高三的苏打是一只弧长过少天垃圾话的纯碱不是盐

【喻黄】脑补蓝雨去唱KTV的场景【x】 by 重金属

【喻黄】少天,我来啦~ by 高三的苏打是一只弧长过少天垃圾话的纯碱不是盐

【喻黄】Catch you Catch me★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

【喻黄】错字受天天x by 清平乐_屋下两朵花啪啪啪

【喻黄】第一张是,国际赛得到MVP的少天同志 by The Ring Means All

【喻黄】小喻总和小天天 by 一个小号呀

【喻黄】万圣节副本缓慢推进中❤ by 腿儿图小能手

【喻黄/索夜】「找到你了,夜雨。」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

【喻黄】水瓶喻狮子黄。 by 三党碳酸钠

【喻黄】天冷了,大家多穿点衣服啊! by 黑吉卡塔桑

【喻黄】搞起来搞起来♪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R18)

【喻黄】新买的勾线笔不会用_(:3」∠)_ by 104

【喻黄】终日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

【喻黄】放飞自我的草稿 by 云中雁

【喻黄】双11踩着点来虐狗啦_(:3」∠)_ by 104

【喻黄】给 @喻凉 的生贺【突然笔芯】生日快乐啊兽兽【。 by 只是一条咸🐟

【喻黄】嘘......少天。你看 by 柒优二

【喻黄/翔叶】喻黄…………_(:з」∠)_ by 薄宦老天涯

【喻黄】剑士和术士 by 104

【喻黄】体会内涵……不要在意画工 by 九方君迁

【喻黄】Sword&Curse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

【喻黄】素描纸上随手一摸……  by 104

【喻黄】八九月份的线稿…大概十五六岁 by Broken*dreams

【喻黄】周末福利,说好的脐♂橙,请务必注意背后!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R18)

【喻黄】突然开车,不是很明显的浴室play><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

【喻黄】呃……总之还是一辆车,请大家刷卡上车> <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

【喻黄】最喜歡文州那份溫柔 by 晚安。

【喻黄】他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这把剑刺入心脏。 by 时间未朽

【喻黄】凌晨时分,饥肠辘辘,大家来喝一口肉汤❤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

【喻黄】喻队和烦烦国家队服编号合起来正好是25号呢 by 薄宦老天涯

【喻黄】深陷喻黄坑(bu by 青歿_akiya

【喻黄】画了个图换换心情 by 二哈备考ing


条漫:

【喻黄】图长注意。现架恶魔天使paro。 by Hello_Rabby

【喻黄】(☆0ー0☆) 喻黄,黄少与兔子 by 透明明明明明明明明

【喻黄】萬聖節快樂 by 草蓉蓉

【喻黄】春梦一场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

【喻黄】和 @Lester莱斯特 做了做的写手画手cp问卷…hhhh by ❀。 鬼桑

【喻黄/叶蓝】#喰种paro# by 5-TH

【喻黄】更新笑裂,李总年度好助攻【指路米洛《蜚蜚》 by 5-TH

【喻黄/刘卢】法师大大的话痨龙!第四弹! by _Mr。海龟

【喻黄】接上次的喻黄宗教paro by 不是人间富贵花。

【喻黄】依旧是喻黄宗教paro. by 不是人间富贵花。

【喻黄】一个喻黄的小漫 by _妄殺

【喻黄/索夜】《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术士》 by 人间狂想俱乐部☆ (以下为同一位太太的喻总生贺连载)

PAGE001:深夜放毒 

PAGE002:抖抖小包裹 

PAGE003:小甜饼 

PAGE004:迷路中 

PAGE005:占卜 

PAGE006:初遇 

PAGE007:小剑客 

PAGE008:运气 

PAGE009:愿赌服输 

PAGE009:助攻 

PAGE011:…… 

PAGE012:心动 

PAGE013:小甜饼二号 

PAGE014:美味 

PAGE015:晚饭的下落 

PAGE016:等候的人 

PAGE017:理由 

PAGE018:???.JPG 

PAGE019:设定(喻文州篇) 

PAGE020:设定(黄少天篇)

PAGE024:突发状况 

PAGE025:来人 

PAGE026: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PAGE027:失误

PAGE028的补档~

PAGE029的补档> < 

PAGE030:良好关系

PAGE031:所以你的名字是?

PAGE032:送你一朵小发发~ 

PAGE033:天天就是天天 

PAGE034:方老师厨艺施展中 

PAGE035:熟练 

PAGE036:……总之,有什么误会产生了。

PAGE037:证明 

PAGE038:家务活 

PAGE039:TIAN食控❤ 

PAGE040:深夜来信

PAGE041:符纸 

PAGE042:准备——笑一个! 

PAGE043:圣诞快乐!“咔擦!” 

PAGE044:访客

PAGE046:鞋 

PAGE047:见面 

PAGE048:需要商量事情之前,首先要……

PAGE049:小朋友们要健康作息哦!

【喻黄】失忆蝴蝶

中意。:

 @你难以想象的枯燥文评叙写者 GN点的喻黄破镜重圆梗

喻黄其实是我全职的初心cp 但我总是写不好 很难 

bgm失忆蝴蝶 很喜欢的一首歌

 

1.

 

  B市的冬日寒冷而干燥,天空阴翳又带着一层层浅淡的灰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阴淡呛鼻的味道。街上的行人匆匆而过,心下各自为自己的计划盘算。

 

  这是喻文州离开家的第四年,公司难得早早放了年假,闲来无事,心血来潮,他决定去隔壁的城市逛逛。

  

  喻文州从G市申请调任到B市公司的总部后,算是切身体会到了帝都总部工作量的繁重,对此他并没有丝毫不满和后悔,反之这种需要全身心寄情工作的状态令他很满意——毕竟人忙碌起来,就会少想一些其他的事情。

 

  从B市到隔壁城市坐高铁也不过半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并没有缓轻北方城市雾霾严重的状况,天空也没有爽朗多少,相比之下风倒是凛冽了不少,喻文州不禁裹紧了大衣。与B市不同的,这座城市以欧式建筑见长,踱步于五大道各式洋楼间,不知不觉间喻文州倒是在闲逛的时间里犯起了职业病,心里默默盘算起各种建筑的框架结构。又觉得自己这幅样子若是被以前的他看到,一定又会嗔怪自己太过执着于工作上的事而没能时时刻刻都想他。

 

  喻文州蓦地停下脚步,心下像是被什么突然击中,他有些木然的转过头——一个建筑结构极其普通的咖啡馆,通透的全落地窗设计,屋内靠窗的地方零散的分布着几个座位。

 

  熟悉又陌生人的侧脸,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从大衣口袋掏出一包烟,磕出一只点燃,喻文州倚靠着街边刻着欧式雕花的路灯,仔细打量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他深吸了一口烟,紧盯着靠窗位置人认真盯着笔记本电脑的侧脸。好像瘦削了一点,早饭午饭怕是一直都没好好吃,喻文州慢慢吐出一个形状不规则白色的烟圈。烟圈慢慢扩散在眼前,仿佛给视线里的人加上了毛茸茸又旖旎模糊的虚化效果。

 

  喻文州恍然间意识到了一个尽管过去了三年却依旧存在的客观事实——他真想他,可偏偏只有遇到他时才能发现。

 

  他真爱黄少天。

 

  2.

 

  一个身披阳光的人冒冒失失的闯入你的生活,打破你心如止水的心境,激起按部就班生活中的点点波澜,把你生活里的每个角落都沾染上他金黄温暖的颜色,这其实是件幸福又残忍的事。

 

  黄少天时常梦到与他相遇的那个下午,春日里特有的暖意透过质地轻薄的外套融进皮肤里,喻文州逆着光站在图书馆的台阶上微笑着询问他手中书籍的名字,午后的阳光给他描上一层金黄色的轮廓。

 

  “概率论与数据统计......”

  “我很感兴趣。”他依旧是淡淡的微笑着,掏出手机,“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我想借这本书。”

 

  当黄少天又一次从这个梦中惊醒,他负气的想着当时如果转身就走,可能就不会有以后这些事情了。

 

  “可是怎么舍得啊......”他只是愤愤的用被子裹住头嘟嘟囔囔。

 

  背井离乡的苦闷,黄少天并不是没有想过,他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但事实上恰恰相反,对于他在乎的任何事,他比谁都更敏感细腻。离开家乡并不是因为爱情头脑一时发热的决定,只是喻文州早已慢慢嵌入他生活的轨迹。遥远的北方城市生活中点点滴滴的不适应,所有规划好的人生计划全部推翻打乱重新开始的疲惫不安,离开二十多年点滴建立的人际圈的孤独无助,这些都没有冲淡他对喻文州的爱意,哪怕分毫。这些方面,他大胆的像个堂吉诃德式无畏的勇士。

 

  但与此同时他又只能算是个守护着易碎品的勇士,伴随着这些勇气他跨过了两千多公里的距离,却只敢小心翼翼的停滞于一百多公里外没有他的城市里,守着那层薄如蝉翼的壳,自己孤独的度过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

 

  虽然每晚都会梦到他,却更怕真的遇见他。

 

  没有缘由的感情更可怕。无数次的整理思绪过后,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喜欢喻文州的原因,但确实,只有讨厌一个人才会细数他的缺点,而爱一个人的时候是没有理由的。就算他先去搭讪他,又在最后擅自说“只差半步,止步于此”这种决绝的话。他还是很爱他。

 

  

 

  “嗯......”对面的人抬起漂亮的眼睛,“外边好像有人在看你......”

 

  “嘘......我注意到了周泽楷!当什么事都没有行不行,你的职业精神呢!工作不要走神!”黄少天一阵心虚的拦下周泽楷想要出去询问的意图。

 

  “唔......是谁?”周泽楷侧过头去,黄少天慌忙的样子更加记起了他的八卦精神。

 

  “我前男友。”黄少天挥了挥手很轻松的说,“往事莫要再提,工作。”

 

   “他好像很在意你。”周泽楷把目光转回手下的策划书,“你也是。”

 

 

  3.

                                                             

  

  喻文州对于黄少天最直截了当的感觉,就是被击中。初次见面时他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对着高数嘟嘟囔囔发愁的模样,仿佛惊起他生命中波澜的一块好看的卵石,喻文州跳下湖去翻翻找找,搅得湖水翻涌波澜,他小心翼翼的终于捞起它,才蓦然发现那并不是卵石,而是一块晶莹的璞玉。他一度自诩冷静淡薄,曾经不屑于现在人们搭讪的方式对于爱情轻薄的态度,却用最笨拙的措辞叫住了前面的人。

 

  “同学,请问这是什么书?”他盯着黄少天惊讶的表情淡淡的笑,手却紧紧的攥着,带着些细微到不可察觉的颤抖,“我很感兴趣,可图书馆里貌似借不到。”他一定认为我是奇怪的人吧,这样会不会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喻文州忽然有点紧张,刚才冒冒失失叫住黄少天的那股勇气,恍然间不知道去了哪里。

 

  黄少天没有说话,默默的吸了吸鼻子,点开喻文州的微信轻轻输入了他的微信号。手指修长,耳尖泛着好看的粉红,浓密的睫毛轻轻的颤抖。这些小细节像一连串丢入河中的石子,轻轻戳中喻文州心里觉得一个人最可爱的点。

 

  真是可爱的不得了。

 

  天天天: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Y:同学你好,再学概率论的话可以叫上我吗

 

  于是从此之后,黄少天的高数都是喻文州这个不学同一本教材的人教会的。

 

  黄少天觉得自己再也遇不到比喻文州对自己更有耐心的人了。他从小聪明伶俐,语文英语物理化学生物永远都是班里数一数二的,总之,除了数学。喻文州为了教会他,总共多学了四本高数,说来也奇怪得很,数学系的教授滔滔不绝两个小时黄少天也不一定能听得进去,偏偏喻文州讲一遍,他就能懂得通透。黄少天贪睡得很,认识喻文州后就很少再自己早起排队去买早餐了,那人总是会很体贴的帮他买好他恰好想吃的东西。甚至同居之后,黄少天因为要经常熬夜写稿,一整个晚上满打满算也睡不足四五个小时,喻文州又怕他上班迟到,只得连拖带拽像哄孩子一样弄起来扔到厕所去洗漱,自从一次黄少天迷迷糊糊的插着蛋糕递进鼻孔后,他的早餐基本都是喻文州亲手喂着吃完。偶尔两个人都闲暇时,黄少天喜欢赖在他怀里蹭。

 

  “再也没有比你更好的人。”他有点害羞,遮住脸不让喻文州看,“我好像欠你太多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那以身相许吧。”喻文州笑着揉了揉他的耳尖,拽下他挡住脸的手,然后欺身压住他吻上去,“我等不了了,挺急的。”


 

  虽说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但年轻人在打拼初期的那几年总是辛苦而劳碌的。他们仿佛缺失了辛苦的阶段,虽然依旧劳碌,但因为生活里有了彼此,劳碌的日子也好似拌了令人甘之如饴的蜜糖进去。

 

  4.

 

  同性之间故事的艰难,喻文州是有所准备的,他以为只要他有黄少天,就都可以克服,单纯无畏是恋爱中人的本性。 

 

  直到黄少天妈妈的突然登门造访。黄少天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长老实热情的G市人,当了一辈子踏实务实的公务员。黄父家几辈单传,爷爷已经八十几岁了,全家都盼着黄少天能早日结婚生子四世同堂。黄妈妈一边抹泪一边指着无意中在垃圾桶里发现用过的BYT轻声质问,她多么希望黄少天亲口告诉她,这是和带回来的别的姑娘用的,不关这个舍友的事。

  “妈你别哭了,咱们回家。”黄少天轻轻抚摸着母亲颤抖的背,“我都告诉你们。”

 

  事情闹得不小。黄父是一个有些大男子主义沉默寡言的男人,一通电话打到喻家,希望喻家管好自己的儿子。黄少天默默的跪在自家父母面前不哭也不闹,梗着脖子只重复一句话,“我不喜欢男的,也不喜欢女的,就是喜欢喻文州。只能是他。”

 

  黄少天的爷爷八十多岁了,老人家算是那个年代的高知,一辈子活的通透明白,在黄父被气的用衣架打他时从屋里摇着轮椅过去护住黄少天,伸出手臂挡住黄父抽过来的衣架,“管他什么重孙还是传宗接代,我孙子活的快乐才最重要。”被曲解,被辱骂着跪了一天的黄少天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却在此刻抱住爷爷放声哭泣,他轻轻抚摸着老人佝偻的脊背,不禁怀念起童年时那段短暂却无畏的时光。

  长大让他遇到喻文州,也让他失去了喻文州。

 

  喻文州那边闹得更大一些,喻母花花草草文艺音乐了一辈子,小资又好面子,终于在一天夜里吃了半罐安眠药后算是彻底结束了这场闹剧。

 

  人被及时送去医院洗胃,脱离了危险。喻文州通宵守夜时看着母亲这么多年来精心保养的皮肤仿佛一夜间布满皱纹时突然意识到,也许恋爱也不是两个人的事。如果在一起,会让这么多人不快乐,不如就牺牲他们两个,也好。

 

  “止步于此吧少天,有时候遗憾也是完美。”

 

  “喻文州,我什么都不怕,最怕你说这种话。”

 

  5.

 

  喻文州最后深吸了一口烟,在脚下狠狠踩灭,买了最快一班回B市的高铁。

 

  “走了。”

 

  “哦。”黄少天握笔的手颤抖了一下,“小周请你工作时专注些。”

 

  6.

 

  当黄少天从主编那接到去往B市的采访任务时,心下就浮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喻文州所在的建筑公司比较有名,有比较悠久的历史,在全世界各个城市也有不少分部。黄少天接到的采访资料上明确的写着:GLY建筑公司大中华地区总部 设计部部门经理 喻文州

 

  “妈的混的还挺好。”黄少天习惯在采访的前一晚最后通读一边资料,面对着喻总的详细个人资料,他默默地翻了个白眼,“看个屁,连他屁股上的痣长在哪老子都知道。”然后彻底扔了资料,放飞了自我,九点钟就关了灯睡觉。

 

  GLY公司很气派,员工的职业素养也很好,黄少天被年轻漂亮的前台引导喻文州秘书办公的地方,又再由秘书带到会客室。

  

  当黄少天百无聊赖的在咖啡里扔了第四块糖时,会客室的们终于被推开,门外刚刚会议结束的喻文州姗姗来迟。

“喻总您好,我是xx杂志社的记者,”黄少天慢悠悠的站起身理了理衣服,伸出右手,“很荣幸采访您。”

 

  “您好。”喻文州点点头伸出手把他握住却没有松开,左手关掉了黄少天采访用的录音笔,“为什么去了T市?”

 

  

  我想离你近一点,又怕一个城市的范围太小,会真的遇到你,可能离你近一些的日子起码有了盼头。他想这么说,话到嘴边却不知不觉的改成了,“ 你知道的,我不太上进,G市有点累,我不喜欢为生活太过奔波, 这个城市挺适合我的,繁华又轻松。”

 

“你不是 。”喻文州紧盯着他的眼睛 。他曾对未来的向往为自己前途一路的谋划和努力喻文州都是一直看在眼里的 ,黄少天绝不是一个甘于平淡的人 ,不论在哪里 ,他总会打拼出一片天地,更不会无缘无故放弃自己在G市打拼了这么久的大好前途。

 

“我记得你有许多梦想,你说过......”

 

“那是因为曾经谋划的将来都有你 !”黄少天打断了他 ,“不好意思失态了,但我只能言尽于此 ,你满意了吗喻文州?所以现在可以开始采访了吗,喻总?”

 

  喻文州低垂下眼睛,很久之后叹了口气,点点头,松开了黄少天的手。

 

  黄少天是一名很有职业素养的优秀记者,喻文州也很配合,回答问题的措辞方向都恰到好处,整个采访的过程还算愉快,如果他们不是彼此前任的话。

 

  

  7.

    你不愿意种花,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

    是的,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顾城

    漫漫长夜的开始,总是会扰弄着孤独之人心底最不安的情绪。

 

  “你好......喻...文州?”

 

  “是,请问您是?”喻文州凌晨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思绪还不是很清醒。

 

  “少天朋友......”那边声音很嘈杂,说话的人有些犹豫的样子,“年会,他喝醉了。”

 

  深夜的B市的街道早已不似白天时的车水马龙,与白日的繁华火热相比,夜晚的街道清冷得更有些味道,也最适合思考。一路上喻文州默默思忖着现在的状况,不禁笑了笑,照着电视剧或小说发展的情节,一方喝醉后一定是故事趋于好方向发展的转折点了。

 

  “谢谢。”喻文州接过喝的不省人事的黄少天,有些感激的冲对面的人点点头,那个人长得非常好看,很像穿着低调的演员歌手,似乎就是那日咖啡馆里坐在黄少天对面的人,“但是我有些好奇,为什么......”

 

  “觉得...应该打给你。”那人很腼腆寡言的样子,不好意思的扶了扶后颈,冲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要照顾好他呀。”

 

  一路上,黄少天在副驾驶仿佛很睡的很沉,软软的缩在真皮座椅上呼吸均匀,留给喻文州一个蜷缩着的背影。

 

  喻文州把他从地下车库拖到公寓里似乎费了些力气,他小心翼翼的把黄少天抱到沙发上安顿好,走进厨房调了一杯温度适中的蜂蜜水,轻轻放到黄少天面前的茶几上,“少天,不要装睡了。”喻文州笑了笑,“你装睡的时候睫毛都会抖得很厉害。”

 

  黄少天有些不情愿的嘟着嘴坐好,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沉默的喝完了一整杯蜂蜜水。

 

  “少天没什么想说的吗?”喻文州托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看他喝水的样子,这样带着生活气息的他似曾相识,近在咫尺,却实在是很久都没见到过了,有些陌生。

 

  黄少天张了张嘴,有些泄气的样子,“没,我什么都不想说。”他把杯子递给喻文州示意他想再喝一杯,“反正开始和结束都是你决定的。”

 

  “好,那我说了。”喻文州把玻璃杯攥在手里,用力的骨节有些泛白,“既然你不说,我就认定你是为了我才来到T市的。”

 

  “这些年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从没想过去吃药看医生。”喻文州调整了一下姿势,松开手,把杯子放回茶几,“睡不着的时间漫长又难耐,但只有这样我才能切实的感受到你带给我的,哪怕是折磨。”

 

  “我以前很伟大,觉得只有分开才算是成全你,现在才发现我原来对你也如此重要。”喻文州深吸一口气,摆出了他平时最擅长的微笑,“我现在很自私,一心只想你过得好。”

 

  “只要有你,困难都会过去。总之,我很想你,少天。”

 

  “诶!什么叫才发现你对我很重要!我原来对你不好吗,你是不是狼心狗肺啊喻文州......”黄少天抓重点和错开话题的能力总是很强,也许是与生俱来的天赋。

 

  “少天,我说得有点渴,想喝蜂蜜水。”喻文州凑过去堵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

 

  蜂蜜好像放多了,很甜。

 

  8.

 

  蝴蝶记忆很短,留下什么恩怨,你爱一个人,他只会给你留下怀念。

  有人不愿重新开始是害怕重蹈覆辙。但对于认真相爱的人,为了避免结束,最好的方法还是认真重新开始。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