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

【圣斗士相关/全员/粮食向】 灰网 第一幕

昕月:

 @携手且道同归去 看看这个梗可行?


灰 网


在这片迷失的世界

谁来为我指明

真实的方向


第一幕  失忆的男人



“卡妙先生,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真的什么都不记得,我努力去想,可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想不起来……”


修长的手指深深插进发间,眉宇间全是掩饰不了的痛苦,本来就毫无血色的脸庞此刻更加惨白。


无助、绝望……


“那就这样吧,不打扰你休息了,如果想起了什么再联系我好了,先告辞了。”


加隆无奈的摇了摇头,收起手中的记录本,出去的时候看到穆正站在走廊等着自己。


“还是那个样子吗?什么都想不起来?”


两人走到医院楼顶的咖啡厅坐下,打发了侍者,穆一边搅动杯中的咖啡一边问道。


“是的,都几天了,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上头盯得又紧,真是麻烦。对了,穆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明明知道却因为某种原因不能说出来,所以干脆就装做失忆。”


加隆把制服搭在椅背上,松了松领带,看似无意的说出自己的看法,而眼睛却紧盯着那潭深碧,目光犀利且闪烁着精明的光芒。


“这个推想不错,可惜卡妙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想现在他自己比你还要更渴望知道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再说人的头部被外力伤害时,脑部受到震荡、神经组织受到刺激,是会出现暂时性丧失部分记忆或全部记忆的情况。”


轻轻松松的一句话,重新又把疑问踢回另一边。


“看来穆你挺了解他的,看来你知道不少事情,你早说就好,我直接问你得了,也好早交差。”


加隆的嘴角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而坐在对面的穆依然不动声色的品尝着杯中的咖啡。


“谈不上多了解,有一些交往,说起来我所知道的那些加隆你恐怕你早就调查的一清而楚了,而且你知道应该比我还详细得多,加隆这个名字在警界,可是以行动迅速、反应敏锐,特别是在情报资料收集和分析上而出名,我没说错吧。”


“行了,心理学家先生,我们还是转回正题,如果说卡妙他真的是失忆了,那么什么时候能恢复?”


“这要看病人自己了,一般来说,用不了多长时间,再加上适当的暗示和引导,基本上全部恢复不成什么问题,只是要时间,但是还有种情况却是最糟糕的。”


“是什么?”


“选择性失忆,就是病人自己把那些不好的、痛苦的记忆忘掉,尤其是在受到重大刺激、已经到了他精神承受能力的极限下,人的自我保护本能发挥作用,会选择把那最痛苦的一幕忘掉。”穆顿了顿,紧接着说道:“这是最麻烦的情况,因为这是病人自己选择忘的,那些记忆都可以说很残酷很痛苦的,其实也是自己逃避现实的一种手段。”


“照你这么说,这样的话岂不是一辈子都恢复不了。”


“就这个意思,目前在这个医学上还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心结除了自己解开,别人也没有办法。”


“那可不可以通过催眠或者把病人带着事发现场,通过熟悉的场景来唤起记忆?”


“选择性失忆这个东西本来就是自我保护的方式,如果给予强制性的刺激,反而会造成更坏的情况,曾经有过这样的病例,病人的记忆是恢复了,可是精神崩溃了。”


“真的很可怕,那么穆以你的临床经验来说,卡妙他这种情况到底是哪种?”


“我也不清楚,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等待了。”


“等待吗?不知道是不是无望的等待,只能希望他只是暂时性的失忆,能尽快查到真相,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毫无头绪,卡妙很可能就是将一切联系起来的关键人物,而且他可能是最后一个见到米罗的人。”


“那天下午三点,卡妙的邻居看见他开车出去,隐约可以看到车上还坐着另外一个人,然后到第二天凌晨三点,这十二个小时发生了什么事情,确实也只有卡妙自己知道。”


“的确,我们赶去的时候,只看见躺在地上已经昏迷的卡妙以及已经被炸毁的汽车碎片,检验结果证明这正是卡妙的那辆菲亚特。现在什么都是猜测,真相到底是什么?”


加隆往后一靠,语气中有些无奈。


终于还是开始行动了吗?非要把每一个人都要卷进来吗?


穆低头继续搅动他杯中的咖啡,黑色的液体打着旋,越转越快,漩涡渐渐变大,仿佛要把一切都吞没。


命运的惊涛骇浪不可避免的要袭来了吗?任谁也无法挣脱吗?


灰色的天空此刻显得无比压抑,仿佛能看见有无数密云涌起,而现在所能做的,是不是只能静候命运光临?


“加隆。”


“恩……”


“你不觉得在这件事上,你是最应该回避的人吗?”


“我吗?确实如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无法放下。”


“可是牵扯到这个事情里面的人的下场你都看到了,你想成为第二个米罗吗?”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不过,穆你不也是无法不管吗?而且你真的确定米罗他……”


“我不知道,我也只是猜测,越来越多的人卷进来不是什么好事,而且你真的确定你了解他?”


“穆,你还介意十几年前的那件事吗?”


握着咖啡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穆迅速把杯子放到桌子上,站了起来,拿起放在椅背的白大褂。


“我先走了,查房的时间到了。还有,加隆我只说一句话,这件事比你想得要复杂的多,那个男人可不是好惹的,你自己小心点。”


“穆你还是一直耿耿于怀,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我忘了,还有我可不想到时候替你收尸。”


“我自己有分寸,可是……”


加隆抬起头来,那个紫色的身影已经走了很远,不禁摇了摇头,将头转向窗外。


透明的落地窗外,车水马龙、一片喧闹,可是从这个高楼上俯视整座城市,却发现它像一张拉开的巨大的灰网,笼罩了一切,交错缠绕的丝线紧紧束缚了每一个人,难以挣脱。




“加隆警官,我希望你能退出这次案件的专门调查组。”


加隆抬起头,看着出现自己面前的年轻男子,淡淡的金色长发齐整地扎在肩后,笔挺的制服衬托出修长略显瘦削的身材。


“这是建议还是说是决定?沙加警官先生……”


最后几个字母的音节加隆拖得很长,随即他低下头去从大衣口袋里掏出烟盒,却发现已经空空如也,于是将它扔向门口的垃圾篓:


“三分。”他欢呼了一声,完全不顾旁边站着的沙加的表情。


“这是我的个人建议,而且加隆你明白我的意思。”沙加顿了顿,眉头轻轻一皱。“即使今天我没有和你提这件事,很快地你也会得到通知以及新的委派。”


“现在你是给我台阶下吗?”


“你明白了就好,而且这次上面很重视,绝对不允许再次失败。”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他是他,我是我……”


“加隆,即使你们分开多少年,即使你放弃那个姓氏,但是你和他之间的血脉相连是永远不可能被抹灭的。”沙加不动声色地平静说出这些。“他是你的哥哥,在这个世界唯一和你流着相同血液的人,这是事实。”


哥哥……和自己血管中流淌着相同鲜血的人,这个世界唯一的。


唯一的。


为什么、为什么……


“加隆,你现在需要的只是冷静,明天早上我等你消息。”


“我不会放弃的。”


沙加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往门外走去,在掩上门的刹那,听见东西跌落破碎的声音。他只是叹了一声,轻得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很快地他的身影便消失在远处。


月光通过玻璃窗斜照进来,映着走廊上铺着的深色花纹的大理石地砖,一地清冷。


灰色已经无限制无边界地慢慢扩散开来……



加隆坐在酒吧的角落里,看着欢场的那些男男女女演着属于各自的戏,浓妆艳抹、衣香鬓影,而他无视眼前的喧闹和繁华,努力地在脑海中将所有的线索都集中起来,


卡妙,二十七岁,米兰大学历史系讲师,教授古罗马史,父亲是考古界小有名气的学者,而母亲是罗马大学文学院的教授,八年前两人遭遇意外身亡。事后,卡妙放弃攻读的法律学位,转学历史,主修古罗马史以及古希腊史,拿到硕士学位后,留校做了讲师。


米罗,二十六岁,《米兰体育报》记者,以前曾是《晚邮报》的自由撰稿人,一年前辞职来到米兰发展,他的出身一直是个谜,很多人盛传他是意大利国内三大家族之一梅安卡尔罗家族的私生子,在罗马上层社会的交际圈内他同样也十分出名,也曾传出不少绯闻。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资料了。


这两个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社交圈子,究竟有什么将他们能够彼此联系起来,他们的资料显示他们除了在米兰这一年,完全没有任何其他能够接触和认识的机会。


如果米罗卷进这件事他不会感到意外的话,可是卡妙……


穆一定知道更多的事情,却一直在隐瞒着他。


就在刚才


“沙加他没错,如果是我也会说出同样的话。”


“穆……”


“我不想再重复同样的理由和原因,加隆你是聪明人,为什么你就在这件事上那么执着和纠缠。”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弄得自己由多大理由似的,都说是从我的角度考虑,可是你们有真正考虑我真正所想的吗?如果我这个身份是阻碍这一切,那么我可以重复一万遍,甚至我可以站在这里、站在这米兰最熙闹最繁华的街头,以我的生命我的一切发誓,我早就放弃那个姓氏早就与那个家族早就断绝了联系,我加隆就是加隆,与那里的人再无瓜葛。”


“加隆•梅安卡尔罗,你生下来就带着这个家族清晰的印记,永远抹灭不了的。”


“那是不是注定我们两个就要这样一直持续这样争斗下去,例如你和撒加,穆•波蒂尼先生。”


“加隆!”


“我知道你在很多事情方面你一定比我清楚得更多,可是穆,你却为了你自己那点算得上值得鄙弃的自私心,而将事实掩瞒。”


“加隆,我只想再说一句,我所知道的,和你差不多,我也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有你想保护的,我也有我同样想保护的,还有我的姓氏,我希望这是从你的口里最后一次提到,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哦,很好,我知道你很有涵养很有风度,你是谦谦君子而我只是喜欢窥探别人隐私的小人……”


“好了,今天的一切到此为止,我不想和一个醉鬼继续交谈下去。最后说一句,卡妙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他能够不受打扰的继续他的生活,话已尽此。”


不欢而散,通讯也就此中断.


一切努力陷入僵局,仿佛进入了克里特迷宫,找不到任何突破口,加隆一口气喝干了杯中的酒,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而熟悉的手机铃声在此时恰到好处得响起:


“什么,有新的线索……”


评论

热度(33)

  1. 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青冥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