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

替嫁新娘(37)

网上闲人:

“就这样伊鲁克拉斯踏上了他的漫漫征程,去寻找被海盗掠走的公主,去杀死守护着魔王宝藏的恶龙,当然最重要的是找回他失去的爱人。” 

米罗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然后又优雅无比地放下。被他的故事迷住的众人带着期盼的眼神愣愣地看着他,他却只是流转着眼波微笑不语。 

“没了?”卢伏瓦男爵小姐怔怔地问道。 

在米罗英勇地拯救了她的生命后,这位傲慢的男爵小姐对他已没有任何恶感,在米罗称之为为她压惊的这场晚宴上,米罗不记前嫌地对她礼貌相待让她心生愧意,米罗高雅的仪态、优美的谈吐更让她心折不已。 

“当然不是,伊鲁克拉斯的历险才刚刚开始,只不过要继续讲下去的话,只怕三天三夜也讲不完。”米罗微微地笑着,修长的手指在高脚的玻璃酒杯上滑动,映衬着酒光的手份外妖艳。 

沙加若有所思地凝视着那只手,那只仿佛是在抚摸水晶球的魔法师的手,他微扬了一下眉,为什么我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呢?他抬眼看着米罗,米罗的目光也刚好转至他的身上,眼眸深处流动的异色竟让沙加失神片刻。当他重新凝聚起精神时,米罗已转过头和艾吉隆公爵小姐聊上了。 

“多么遗憾啊,我们后天就要走了,这样迷人的故事竟然无法听完。”艾吉隆公爵小姐怅然说道。 

“那就多留几天不好吗?”米罗温和地问道。 

“我们也很想呢!”艾吉隆公爵小姐看了一眼整个晚上都显得心不在焉的加隆,“不过实在不好意思再打扰你们。这样吧,朱丽叶特夫人度完蜜月就早早来巴黎吧,到时候我把整个巴黎的名流都请到我的沙龙里来聍听朱丽叶特夫人的迷人故事。” 

“我很期待哦!” 

米罗弯起眉眼,甜蜜地微笑着。身旁的加隆状似随意地把手覆上了他的手指,指腹刻意的按压让米罗的笑容微微痉挛了一下。 

“我看也不早了,大家也该回房歇息去了,那么晚宴就到此结束吧!” 

米罗的脸色微变,“加隆,你还真是没礼貌!” 

说完这句话的他脸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 

“怎么没礼貌了?大家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加隆口气中毫不掩饰的急迫和米罗羞到极点的神情让在座的众人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客人们纷纷附和着起身离席。

和两位主人道完晚安的沙加又一次看了看笑得很甜的米罗,心中再度掠过一丝不安。 

为什么我会觉得这象是一场最后的晚餐呢?那迷人的眼眸深处让人心悸的异色是为何故?

耐着性子和米罗一道把客人们送回各自房间的加隆,不顾还在场的仆人异样的眼神,一把抱起米罗,快步向主卧室走去。 

“我说你总得让我体面地自己走回主卧室吧?”米罗小小地在他的怀里挣扎。 

“我忍了九个钟头了!”加隆咬牙切齿地低吼道。 

把脸埋在他胸膛里的米罗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阴冷地笑着。 

粗暴地拧开门锁,在闪身进入房间后就把门死死地关上的加隆急不可待地向怀中人那让他思念了一整天的甜蜜的唇吻去。然而怀中人的速度比他还快,一只有些冰凉的手插入其中,手背挡在那诱人的红唇前,掌心刚好与加隆火热的唇相撞。 

“米罗?”加隆燃烧着欲望的眼中泛起一抹疑惑。 

“我的手心又有点痛了,”米罗撒娇似地蹭了蹭加隆,“你帮我看看吧?” 

那样迷人的央求让加隆一点抵抗力也没有,他连忙点头,强按下心底汹涌的欲望,走到床头柜前,放下米罗,就着柜子上的烛光细心查看。 

“伤口有点泛红,大该是发炎了。”加隆皱起了眉头,爱人身上哪怕最微小的伤痛都让他感到揪心,“我还是给你包扎一下,这样好得快一点。” 

“好啊。”

米罗坐在床边看着加隆忙着给他找药箱,那忙碌的背影让他恍然失神。 

如果他是真心对我这样好我该是多么幸福,天堂一般的幸福……可惜都是假的!尖锐的痛苦再度划过他一直流血不止的心。

“以后的几天都不能沾水喔!”加隆一边细心地给米罗的手缠上纱布,一边叮咛道,“洗脸、洗澡的事都要特别当心。”他侧头想了一下,“干脆我来帮你做这些事吧!” 

米罗的脸又羞红了,“你……你总是想……” 

“想占你便宜是不是?”加隆伸手捧住了米罗的脸,手指爱怜地在那滑嫩的皮肤上轻抚,这一举动让米罗的身子不受控制地一僵,这不同往日的反应虽让加隆有些奇怪,但他的心几乎全被可以和米罗度一个真正意义的新婚之夜的欣喜所占据,根本没有心思想别的。 

他继续柔声说道:“我们是相爱的恋人,相互为彼此做这样的事是很正常的,你不要感到不好意思。今夜的事你也别害怕,我会非常非常小心地对你……” 

他的手指温柔地滑向米罗的下巴,轻轻地托起,他的另一只手牢牢地握住了米罗细瘦的腰肢,“这个夜晚我期盼很久了,我们真正的蜜月从今晚开始……” 

他迷醉地凝视着那双微微泛着水雾的蓝眸,看着它慢慢地转为更为神秘的深紫。 

“多么美丽的眼眸……”他喃喃道,却在恍惚间忘了这双蓝眸会在什么情况下转换为这样诡异的紫眸,他带着满心的渴望向怀中人微逸着神秘笑容的红唇吻了下去……

不对! 

坐在沙发上沉思的沙加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的心慌乱地跳动着。 

他为什么执意要亲自送我们回各自的房间呢?这很反常啊!即使象他所说是为加隆无礼的举动所做的一点补偿也是让人无法信服…… 

沙加的两道俊眉紧紧地拧了起来,心中的不安已演变为恐惧。 

要出什么事了!我不会搞错的!我的第六感从来没错过! 

他抬腿向门口走去,才走了两步,他的两腿就莫名其妙地发软,他双膝跪了下去,无力地趴伏在地上。 

糟了!中人暗算了! 

他努力地挣扎着,想要爬到门口叫人,但那种让他惊骇的瘫软已席卷他的全身,他连一个字也没喊出来,就一头栽倒在地昏迷过去。

就这样结束了…… 

米罗冷冷地推开了倒在他身上的加隆,加隆的眼睛还在努力地眨动着,但显然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最终陷入昏迷。 

“完美的落幕!”米罗微微地笑着,“爵爷,这个晚上的表演很成功吧?我都要为自己欢呼喝彩!” 

他撩起自己额前垂下的发丝,俯下头看着瘫软在床的加隆,嘲弄的眼神象针一样狠狠地扎着加隆的心。 

为什么?米罗? 

加隆很想问,但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内心的混乱、疑惑和恐惧让他的眼睛染上了苦痛之色。 

“你现在还能保持一点清醒要感谢我啊!”米罗歪着头看着加隆,“因为我想让你知道一件事……” 

他停了一下,眼眸深处射出露骨的寒意,“狐狸就是狐狸,即使是只笨狐狸它还是狐狸!” 

加隆心中大震,他眼中的痛苦之色极剧加深。 

不,米罗,你弄错了! 

他好想那些平日里被他诅咒的神此时发发慈悲给他一条能动的舌头,但什么奇迹也没发生,他的头脑也在迅速地滑向迷茫。 

米罗,别离开我…… 

他的心在意识被夺去的最后还在痛苦地呻吟,他的眼合上的那一刹那,泪水从眼角滑落了出来。 

“下一次见面就是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耳中听到的最后的声音让他的心坠入无底的深渊……

结束了…… 

米罗怔怔地看着加隆脸上滑落的泪水,那泪水让他的心在瞬间动摇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把差点又软化的心重新冷冻起来。 

在最后一刻还要欺骗我,你这个地道的大骗子! 

他掉转头,不再看已昏过去的加隆一眼,迅速向门外走去,在房门外,艾伦正等待着他。 

“干得很好!艾伦。”米罗向艾伦赞许地微微一笑,“那些仆人们的药性还要迟一点才发作,我们再等一个时辰就走。” 

艾伦连连点头,“是,少爷!” 

“你再去看看那位阿朗公爵是否真的昏倒了,这里我最担心的就是他了。” 

“是!” 

艾伦连忙向沙加的房间走去,很快她又回来了。 

“那位公爵的确昏倒了。” 

“很好,你先回自己的房间等着,一个时辰后再来找我。” 

艾伦离开后,米罗又回到房间,找出加隆让人给他缝制的男装,挑了一套深黑的换上,把从秘道的秘室里找回的他的短剑插在腰带上。他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加隆,两个星期前相似的一幕让他的唇边再度逸出冷冷的笑意。 

最后还是我赢,爵爷!

冷冷的夜风,苍白的月色,骑在“凯撒”背上的米罗回头望着沉睡在浓浓夜色中的阿利维城堡,俊美的脸庞慢慢地浮上一抹凄楚。 

“和梦幻道别吧,米罗……”他轻轻对自己说道,即使满心强烈地压抑着,滚烫的泪珠还是洒落到了冰冷的夜色中。 

注目良久后,他毅然决然地转过头,狠拍了一下马身,“走吧,凯撒!” 

“凯撒”兴奋地放开了四蹄,前方,引路的“银眼”的身影在草丛中奔驰……


评论

热度(40)

  1. 洛子伊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Anmumu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夜_飘逸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