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二一】

落笔_脑洞缝不上的打字机:

海龙将军出场啦【望天

小雅好可爱,想要她这样的女儿

或者米罗这样的姐姐也可以

连瞬都站反了CP的情况下姐姐居然没站反……啧啧啧




[二一]

    银发的男人在片刻后闭上了眼睛,嘴角一个浅浅的笑容一闪而逝:“果然我提前做的准备还有点用处,斯库拉也自由了——不过,不能亲自动手还真是让人火大。”

    “安非,”米罗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看着双手环抱胸前靠在廊柱上看海的弟弟,慵懒地眯起了眼睛,“你煞费苦心用小宇宙做出了那些幻影,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瞒着我什么?”

    “我瞒着你的事情向来很多,不管是裁决者还是别的,”安非特里斯没有把头转回来,笑了一声,“你从小就知道,不是吗——蝎子的第六感,还有你神乎其神的‘读心术’?”

    米罗在安非特里斯看不到的地方抿起了唇,她有些恼火了,为什么他总是不肯把事情告诉自己?他们不是血脉相连的姐弟吗?自己可是雅典娜麾下的黄金圣斗士,难道安非特里斯还觉得有什么事情是一位黄金圣斗士不能承担的?!“安非——”

    “米罗。”

    安非特里斯忽然开了口,也转回头来,然而称呼让米罗觉得陌生——他从来没有这么叫过她——而转过头来的时候红发的女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那双看不出虹膜与眼白分界线的眼睛仿佛在瞬间变成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颜色,好像二十年前的那个意外从来没发生过似的,然后他温和地笑了笑:“放心吧我的姐姐,虽然我被算在黄金圣斗士里面,也被明令禁止不能离开地上世界,不过我向你保证,如果波塞冬敢伤了他们,我让他在你面前……魂·飞·魄·散!”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米罗看着笑得肆意嚣张的弟弟免不了有些担心,她还能不了解安非特里斯?做事稳妥,待人温和,除了有些时候举动奇怪之外他的任何举动都能被直接写进贵族们教育下一代的教科书里,哪怕从前在喀戎之域见到卡妙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杀气几乎没能忍耐,但除此之外,真的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以至于她能肯定这个叫朱利安的少年在安非特里斯心里一定占据了某种特殊的地位,但到底是什么地位米罗又不得而知,她确实对周围的人气息情绪变化感知敏感,只要她愿意,可以读取可以“听”到的范围内任何人的情绪,当然是越熟悉的人越容易感知。安非特里斯的情绪对她从来都是门户大开,即使现在他脸上笑得畅快淋漓,米罗也没有在他的心里听到任何接近“开心”的情绪来,相反是一种浓得化不开的悲哀,悲哀得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声来。

    安达里士家族出疯子的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疯狂”一词是真正的褒义词,而与他们的疯狂齐名的则是另一个特质——蛮不讲理的,“护短”!

    米罗和安非特里斯是安达里士家这一代唯二的两个继承人,他们姐弟二人几乎完美地继承了祖先的性格,当姐姐的自然见不得弟弟不开心,她一只手撑在安非特里斯依靠的廊柱上和弟弟脸对脸,一个逆壁咚玩得神乎其神。她身材修长高挑,就算和一般男人相比较也没有矮上多少,米罗鼻子里哼了一声:“在我面前还要逞强?别人不了解你小子我还能不了解你?小时候跟你说过多少次,有什么别自己一个人撑着,说出来又怎么了,大不了姐姐和你一起顶着就是了,不过是小小一条禁令——还真是谢谢你把我当成谁家的贵族小姐了?”

    “我哪里敢把你当成哪家贵族小姐,就算是贵族小姐,谁敢娶你?至于这件事情……”安非特里斯笑了笑,然后摇摇头,“抱歉了老姐,多谢你的关心……但我真的没办法告诉你。”

    当姐姐的于是气得直磨牙:“……臭小子你是不是找打!我在关心你啊!”

    当弟弟的则笑得眉眼弯弯,伸手抱了抱自己的姐姐:“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你再忍忍吧,”眼底有光一点点亮起来,“……总有告诉你的那一天的。”


    男人在石椅前半跪下来,说话间是听不出真假的恭敬和忠诚:“波塞冬陛下。”

    朱利安抬起眼睛,钴蓝色的刘海下眼睛看不出什么波动,他很快微笑着朝对方点点头:“海龙将军客气了,我年纪还小,海斗士们的调度全部都靠您来指挥,我之前就说过您要是有什么事情直接告诉我就是了,用不着做这些没有必要的礼仪,我还应该谢谢您肯帮我才对,”他微笑着朝男人点点头,“海龙将军,请起来吧。”

    这个人一身严严实实的的鳞衣,大半张脸都被挡在头盔的阴影下,他在谢过朱利安之后站起来,还是保持着以手抚胸的姿势:“陛下,我来找您是关于其他几位海将军的事情——我不知道向陛下说这些事情是不是合适,但那几位海将军,恐怕都没有对圣斗士起杀心,换句话说……请恕海龙无礼,他们并没有做到身为您的战士应该做的事情。”男人说话的嗓音沉稳浑厚,口气并不带着什么波动,然而却在无声无息间散出淡淡的杀气,周身的小宇宙仿佛带着实质一般慢慢漂浮着,猛一眼看去竟然像是在威胁着谁一样。

    朱利安还是保持着微笑的表情摇摇头:“啊,关于这个,海龙将军您就不用担心了,您不是我海界的子民,对海界还不算了解……排开几个和您一样的人类不说,海将军感受那个人的善良影响很深,您也跟我说过,支撑起亚特兰蒂斯和姆大陆,镇海柱只需要不属于海界的勇士的鲜血就好,需要鲜血而已,没说一定要杀死任何人不是吗?”他摆出这个年纪的孩子特有的笑容,“虽然您这样的战士可能会觉得我的想法优质,但是以我来看的话,如果能不死人那就最好不过,他们毕竟也是我的子民。”

    海龙显然一愣:“那个人……是?”

    “我那位……神话时代里对我不假辞色的妻子,你应该是听说过的吧?”朱利安的笑容温柔得不像个十六岁的孩子,“安菲特里忒,已经代替我守护海界很多年了。”

    男人顿了顿:“……那位,贤明的皇后,也已经像您一样转身到现代来了?”

    “是啊,啊啊啊,对了!我在找到我的妻子之后,一定要向她介绍您,”朱利安兴奋地挥了挥手,“像您这样忠于海界终于我波塞冬的战士,她一定会非常欣赏的!”

    “既然波塞冬陛下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海龙弯下腰去行了一礼,并没有去看兴奋起来的朱利安,“那么我就不打扰了,属下海龙告退。”

    朱利安脸上还带着笑容,看海龙将军离开了海皇神殿,大门也慢慢关上,迅速扭头看向自己石椅后面,速度太快以至于脖子“咔吧”一声,他“嘶”了一声,伸手揉揉脖子:“啊疼疼疼疼疼——纱织小姐,你还好吗?腿蹲疼了没有?”

    鸢尾发色的小姑娘蹲在海皇王座后面,像只小兔子一样捂着头,可怜兮兮的QAQ表情看上去要哭了:“那个人是谁啦……好可怕啊!杀气好重!……而且有点熟悉……”哎?为什么会感到熟悉呢?纱织还没擦干净眼角被那一股杀气吓出来的眼泪,就呆呆蹲在地上思考起来——自己明明没看到海龙的脸,可为什么会觉得熟悉?是小宇宙还是那股杀气?

    朱利安用手肘撑着身体趴在石椅的扶手上,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个还蹲在地上仰着头思考什么的女孩,很关心地问她:“纱织小姐,你怎么还不起来?蹲了这么久你腿不疼嘛?”

    “嗷!”纱织很干脆地回答道。

    朱利安一个不小心笑出声来。

    海龙离开之后,纱织重新跑到自己之前坐的地方坐好,晃悠晃悠腿偏头看着朱利安:“那个人是谁啊?感觉凶巴巴的,好像和你很熟?是你身为波塞冬的手下?”

    被问到这个问题朱利安看上去有点为难,看了看纱织又看了看那扇紧紧关闭的大门,最后叹了口气:“我一共有七位海将军,海龙将军守护北大西洋,波塞冬的灵魂之所以会觉醒并降临在我身上也是因为他……对于你们地上世界的人尤其是你这位雅典娜女神而言,海龙将军毕竟引起了这么多事情,对你们来说他大概是个恶人;但是对整个海界而言……他做的事情其实是有益于海界的,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给你解释,大概是帮助海界的理由和他的想法并不宠物冲突,要不然他也不会帮忙吧,呃,要架空我其实是简单的事情……你懂的。”

    纱织:“诶——”摆出一个O口O的表情,然后又忽然跳到另外一个话题去,“哎,那个,朱利安你刚才说的那位……那位海后,那位安菲特里忒,你刚才说的是她也转世了?”

    “我不知道啊。”朱利安老实地摇头。

    小姑娘一脸懵逼地甩出六个点点:“……”胆子超大啊那你还跟那个海龙将军这么说啊是不是在找打啊?!虽然没真的说出话来,但是纱织的眼神明明白白就是这个意思。

    显然是朱利安是看懂了纱织的意思,抬手抓抓头,乖巧的脸上表情无辜,钴蓝色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在肩上跳动:“其实说起来很奇怪,波塞冬的灵魂并没有对我有什么压制或者强迫——呃,至少在海界没这么做过,之前有没有我还真不敢确定——所以很多事情其实我不是很清楚,至于那位安菲特里忒到底有没有转世,我是真的不知道,而且我希望,我能喜欢的是我真正喜欢的人……神话时代的那位海后大人毕竟是非常优秀的女性,如果我有喜欢的人的情况下还……我过不了自己那道坎……”

    纱织眨巴眨巴眼:“喜欢的人?”手一拍,“啊,我知道了,是安非哥哥对不对?”

    大概没人教过纱织好孩子说话不要太老实,她这句话说得简直各种漂亮,一句话出口顿时让朱利安唰地红了整张脸,但他到底没有否认小姑娘的说法,耳根子到脖子一片通红,点了头。

    小姑娘嘿嘿嘿笑出声来。

评论

热度(30)

  1. 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