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

【棉花糖】1

燕麦泥:

1.


午后四点的屋子里暖洋洋的,空气中弥漫着红茶和枫糖的香味,张佳乐那家伙肯定又在吃烤蛋糕了。

“少天?”

果然旁边推过来一个盘子。

“不用不用你自己吃吧。”黄少天抱着软垫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用肩膀倚着墙。外面的天气看上去真好,一切都是生机勃勃的,虽然他们只是隔着玻璃窗向外张望,依然能感觉到那种蓬勃的力量。

也或许因为他们的感官本来就更敏感一些。

但黄少天还是提不起精神,并不困,也不是沮丧,只是突然间失去了往日的那股劲头。

“黄少怎么啦,”方锐爬到藤椅上,一晃一晃的,“不是说那个种花的姐姐对你挺好的吗?”

他们总是乱起一些称呼,那个女孩子的职业好像是林业相关,因为她当初和店长聊了十分钟的城市规划,外面那个公园要怎样怎样改造,到他们嘴里,就变成了一个“种花的”。

“虽然对少天不错,但还不是把他送回来啦,”张佳乐舔了舔叉子上的糖浆,又说,“那些人都是这样的,认真你就输了。”

认真你就输了,最近的电视剧里经常出现这句话,张佳乐每晚八点都看得津津有味。

方锐抓抓头发:“可是我觉得黄少也没有很喜欢她,被送回来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至于……”

他在张佳乐比划的手势中声音越来越小,停顿了一下,从藤椅上跳下来,撞了撞黄少天的肩膀,笑嘻嘻地说,“别在意别在意,还有下一个!”

黄少天被他们这样小心的对待,渐渐就不耐烦起来,他躲开方锐,一连串地说:“不是因为这个,这种小事能影响我吗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吧!算了走开走开说了你们也不懂唉……”

他几下就灵活地爬到最高的小平台上,那里已经被阳光晒得发烫了,黄少天躺下来,翘起腿,直直地望着天花板,在烘热的光芒中深深吸了口气,那种热度,好像自己可以融化在这金色的尘埃里。


其实他一点儿都不介意被送回来。刚开始的时候,他也和别的同伴一样,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新鲜感和好奇,每天盯着玻璃窗外的阳光或雨水,想知道这间屋子以外的一切。

后来他得到了出去的机会,外面没什么不好,确实有很多黄少天喜欢的东西,可是……

“欢迎光临。”

风铃像流水一样哗啦啦一阵响动,他们都知道,又有客人来了。

“您好,两位是第一次来吗?”

“啊,啊对……”

“请先看一下,这是我们的介绍手册。”

“哦,哦,谢谢。”

这样有点局促和满怀好奇的新客人,他们也见得多了,黄少天依旧躺在平台上一动不动,漫不经心地听着店里的对话。

“黄少快下来啊!”

黄少天偏了偏头,看见方锐笑嘻嘻地在下面招手。就像客人会观察他们一样,他们也常常坦然地打量外面的人,发现点儿什么东西,都会当做茶余饭后的八卦。

但是上面的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很舒服,黄少天不想动,反正店长也不会强迫他们。

“……那就先看看吧。”

“好的,这边请。”

“……哇。”

“……啊。”

“……哎哟哟!”

听声音似乎是两个年轻的男人,黄少天没什么兴致地听着,他最近养成了听着声音去猜测客人的习惯,有些人从语气和用词就能想象出外表,有些则完全不一样——无聊的时间需要找点事情打发。

“这个怎么样?这个呢?唔,哎,你看这个这个,这个小朋友真可爱啊!”

男性客人大多喜欢雌性的宠物,黄少天打了个哈欠,听他们语气,应该是在讨论苏沐橙吧。苏沐橙确实很漂亮,黄少天也觉得她是整间店里最可爱的一个,但是因为太受欢迎了反而迟迟决定不了饲主,连试养期都有大把的人等着排队。

不好意思啦你还是选下一个吧,黄少天在心里对今天的新客人说。

“你叫什么?”

“……”

“他为什么不理我?你们不能和客人说话吗?”那个年轻男人转向旁边的小朋友。

“可以的,”方锐笑嘻嘻地说,“但是阿策今天心情不好,他心情不好就不愿意说话。”

吴羽策??黄少天惊讶地睁开眼睛,一骨碌爬起来,探出头打量下面。虽然吴羽策长得也很清秀,但是脾气有点倔,在陌生人面前神情冷淡,不是大众会喜欢的类型。

……今天这位客人的品位有点特别。

黄少天盘腿坐着,撑着脸,继续在上面看热闹。从他的位置看不清那两个男人的面孔,从穿着看都很年轻,其中一个,就是刚才在说话的人,还站在吴羽策的面前试图和他交流。

“你为什么心情不好啊?”

“……”

“我们来得太早吵到你睡觉了吗?”

“……”

“你几岁了?”

“我们的年纪是按成长阶段算的,”吴羽策突然开口,简短又干脆,“你没看介绍手册吗。”

“啊?”那个人愣了一下,笑了笑,“我没注意。”

就算吴羽策这种态度他也不生气,好像是个老好人,黄少天在心里稍微给他打了个分。根据他在各种家庭所经历的试养期总结,体面的工作和高级的收入,都比不上好脾气来得重要。想当初有个在银行工作的高管,耐心太少了,短短三天就跟黄少天吵了好几次,真可惜了那间豪华公寓,唉……

黄少天正缅怀种种过去,站在和吴羽策聊天的男人旁边、似乎是他朋友的年轻男人,突然微微抬起头,环视店面上方,然后他的目光就这么撞上了黄少天的视线。

他们之间的距离有点远,因此黄少天没开口打招呼,对方似乎也并不在意,只是对他友好地笑了笑。

他笑起来的样子让黄少天愣了一下。

“……就他吧,文州你觉得怎么样?……你看什么呢?”

那个老好人顺着他的方向也看见了黄少天:“咦,上面怎么还有一个?”

但他的朋友已经收回目光,重新加入讨论吴羽策的话题里,笑着说:“不是你有兴趣吗,你喜欢就行。”

“反正有那个叫什么,试养期嘛,对吧?”

“是的,”店长在这时来到他们身边,“就像手册上写的,试养期是一个星期,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最长可以到一个月,之后如果……”

如果合得来就签订终身合同,如果合不来就把宠物送回店里,这些话黄少天都听腻了,有时候他觉得不如自己就当个店员算了,说不定业绩还不错。


那个老好人似乎已经拿定了主意,店主给他进行了一系列的讲解和手续办理,吴羽策站在旁边看着即将和他共同生活的主人,既不激动也不恐惧,灰色的眼睛,像水仙花盆中埋的鹅卵石。

又过了一会,随着一阵风铃声,他们离开了店里,背影消失在午后茫茫的白光中。

黄少天从小平台上跳下来,顺着扶梯灵活地跳回地面。

“阿策就这么被带走了,”方锐叹了口气,“我好担心啊。”

不止是担心,还有寂寞,黄少天拿过旁边的果汁喝了一口,看着那扇神奇的门。待在里面的人总是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然而等到真正在外面生活过,经历种种,又会怀念店里单纯宁静的时光。

但这都是命运决定的,谁也改变不了。

就像他和喻文州的第一次见面。




评论

热度(1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