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

【蔺靖/金风玉露】【番外】谁家少年足风流(三)

汐酱_最爱洒狗血:

我猜你们没有想到,我回来以后先更新的是这个!

我也万万没有想到,不过是一个番外,我居然能写的那么长……………………


前文点此

-----------------------------------------------------

过了不一会,石室内突然隆隆作响,蔺晨眉目一肃,揽着怀中的人未动,只是眸子紧紧的望着震动的石壁。

只见原本严丝合缝的石壁,随着“隆隆”声响缓缓的打开了个缝隙,待那缝隙开至能容一人通过的大小,便从黑暗中走进来个人。

来人是个女子,看身形不过十七八岁,一身粉裳衬得面容宛若玉制,细看五官,更是精致异常。

纵使蔺晨阅尽美人,也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少女,实乃世间难得一见的美人。

只是此刻蔺晨心中,却全无欣赏美人的心思。

他的面色更沉,唇边却勾起个笑。

“林姑娘,好久不见。”

听他此言,那女子却是露出了几分惊讶的神色,随后娇笑一声,“这么多年了,难为蔺阁主还记得我。”

蔺晨放松了身子依靠在喜帐旁,换了个姿势让怀中的萧景琰靠的更舒服些,又低头十分温柔的帮他理了理衣衫上的褶皱,这才不急不缓的说道:

“林姑娘容色倾城,蔺某怎会忘记。”

将他这一番举动尽收眼底,女子脸上的笑容渐淡,眸中隐现寒意。

说到这位林姑娘,也算是蔺晨年少时的风流债。

那时他不过十七八岁,正是年少气盛的时候,武艺初成,便从琅琊山上偷溜了出来,回到大燕,将自己母亲的尸身从皇陵中盗出,葬在猎宫的后山上。

此事一直是他儿时心愿,如今心愿一了,难免有些落寞和空虚,一时也不想回到山中,只想在行走江湖,阅览山水,一方面增长增长见识,一方面也是散散心。

当然,这都是冠冕堂皇的说辞,说到底,也不过是少年玩心重。

那时琅琊阁阁主另有其人,“蔺晨”这个名字也并不为人所知,是以他便大摇大摆的,以真名姓行走江湖。

蔺晨性子洒脱,又幽默义气,不多久,便结识了一些江湖朋友。再加上他本也无所事事,便爱管些别人家的闲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儿做多了,在江湖上有了些名气,渐渐的,也能收到些“论剑”“比武”的请帖。

他这个人,向来爱凑热闹,对于这种事,自然是来者不拒。

是以也正好赶上了那次,在江湖上盛传日久的“清剿魔教”行动。

那教派名字为“连理”,教众皆为女子,传言教主不知练了什么邪功,专吸男子精气,引为自身内力。这武功路数虽邪了点,到底也还掀不起多大风浪,之所以引得诸多武林大家征讨,不过是因为武林盟主的儿子,也中了招。

于是武林盟主一声令下,几大世家纷纷行动起来,一下子召集了几百号人,浩浩荡荡的往“魔教”的老巢去了。

蔺晨便是这几百号人当中的一个。

“魔教”自然敌不过几个世家联手征讨,不多时便被攻破,一帮子正道人士纷纷闯进教中,蔺晨不似他们一般热血沸腾,倒似闲庭信步一般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溜达。

一不小心,便在偏院的一件小屋里,遇到了躲在柜子里的林蓉。

那时蔺晨年少,看她不过十五六的年纪,一身稚气,满脸惊慌,思及外面那帮子正道人士如今正是心绪澎湃的时候,这孩子落到他们手里怕没什么好下场,于是一个心软,便将她扮作自己随从,带下了山。

谁知这一帮,便帮出了乱子。

少女心思,最是活络,在自己走投无路之时,从天而降一个长相俊朗的白衣少侠,不仅对自己和颜悦色,更是救了自己的性命,怎能不动心呢?

这故事俗套的,连话本子不爱写了。

只是蔺晨到底是蔺晨,当他是话本子的主角时,不管这故事看起来多么俗套,都得有个转折。

于是在林蓉某日满脸通红的对着蔺晨表白了自己的心意后,蔺晨似笑非笑的看了她许久,才缓缓开口说道。

“你知道我向来喜欢美人儿,而你也真真切切算个美人儿。”

他这话一落,便见对方姑娘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只是,”蔺晨伸手,指尖挑了挑姑娘的下巴,“我却不会为一个美人,放弃这世上千千万万的美人。”

事情发生到这里,顶多也就算是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故事,这种段子在蔺晨的生命里多的是了,若只是如此,他便不会记得如此深刻。

转折发生在,这次被拒绝的这个姑娘,不是哭哭啼啼的走了,而是眉目一肃,将原本天真小白兔的面具一摘,露出内里的蛇蝎心肠。

她趁蔺晨无防备,便是一掌袭来。

到此刻,蔺晨才想明白,那些世家公子们,是怎么中了那些魔教女子的招。

他虽是极力躲开要害,却还是被掌风扫到,那一掌内力雄厚,蔺晨那时毕竟底子还薄,受了重伤。

好在他虽内力弱了些,轻功却是练的一顶一的好,到底被他逃了出去,捡回了一条命。

自此之后,他便回到了琅琊山,消停了好些日子。

后来,他将此事说与梅长苏听时,还惹得梅长苏大笑。

“谁让你嘴欠。”

梅长苏如是说。

此事一直让蔺晨耿耿于怀,后来仔细查证,才知那林蓉,正是“连理教”的教主,不知年岁几何了,靠着一身邪功,还保持着少女面貌。

得知此事之后,蔺晨才总算过了心里的坎儿。

毕竟,将自己骗过的不是什么无知少女,而是名副其实的魔教女魔头,如此一来,也不算太过丢人了。

后来四哥被诬谋反,他便一心扑在了大燕朝堂之事上,这桩陈年旧事,便也在记忆的深处落灰了。

直至今日……

对面林蓉轻笑了一声,缓步走了过来,却没走近蔺晨,而是在棺木前停住了步子。

“这么多年,劳烦蔺阁主挂念。”

蔺晨嘴角一勾,原话回她。

“这么多年,也劳烦林教主挂念了。”

林蓉嘴唇一抿,低眉垂目,似是忆起了什么往事。

“当年,你若是……”她停了停,轻叹了口气,“我们如今不知是个什么模样。”

“此事林教主心中早有答案,又何必自欺欺人?你我之间,从来没有什么‘如果’。”

林蓉手抓紧棺木边沿,抬头望向蔺晨,眼中隐现怨毒。

“你果真还如当年一般薄情。”

她这话说的,让蔺晨忍不住笑了起来,摇了摇头,不欲答话。

林蓉的视线从他的脸上,落到他的手上,看他虽看似懒散,却仍旧全身戒备,唯有右手,仍旧缱绻无限的握着怀中人的手。

“你当年曾说,不会一个美人,放弃这天下千万的美人。”

蔺晨唇角含笑。

“他一人,足以抵的上千千万万的美人。”

林蓉被他毫不迟疑的答话堵的心中郁结,神色更是怨毒。

“蔺阁主,看在你我往日情分上,我再最后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拉住棺木中女孩的手臂,将她拽了出来,靠在自己的身上。

“你不喜欢我,但你看看她。”

林蓉伸手,托起女孩的下巴,似是要让蔺晨看的更清楚。

“她这样好看,就像是含苞待放的花儿,你若现在伸手,就能将她折了,永远收在自己手中,你难道不动心吗?”

蔺晨听她说着,目光落在她怀里的女孩身上,慢慢蹙紧了眉。

见他神色似有动摇,林蓉不知是喜是恨,眉目之间疯狂之色更甚。

“你若就这么放弃她,不觉得可惜吗?”

她一边说着,涂着丹寇的指甲慢慢在女孩细嫩的脸上游移,随后掐住了她纤细的颈子。

“可惜啊,纵是名花,也得有人欣赏才行,他既不怜惜你,你便不要怪我心狠了!”

语毕,眸中闪过一丝快意,五指收拢!

“等等!“

蔺晨出声。

林蓉动作一顿。

“将她放了。”

林蓉勾唇一笑,“若我说,拿你怀中之人换呢?”

蔺晨蹙眉,神色挣扎,终于还是开口道。

“好。”

林蓉闻言大笑,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还以为你当真情深似海呢!哈哈哈哈,男人,男人啊。”

蔺晨只是看着她,一语不发,黑眸暗沉一片。

林蓉伸手,拉住棺木中女孩的手臂,便要将她拖出来。

岂料此事,突生变故!

蔺晨突然一拍床铺,飞身而起,向着林瑶直扑过来!

林瑶心中大惊,看他掌风凌厉,全然不似内力被制的模样,连忙旋身欲躲。

却见蔺晨一掌送过来后,却全无后招,林瑶心中疑惑之际,只觉颈间一凉。

如璎珞击玉般清脆的少年音在耳畔响起。

“别动。”

林蓉身子僵住了。

蔺晨拼尽全力送出一掌后,便气力不济,软绵绵的靠在棺木旁,仰脸看着林蓉身后,正拿簪子抵住她颈间的女孩,笑容灿灿。

“景琰这么穿,真好看。”

原本躺在棺木中的“女孩”——正是萧景琰,他一边小心翼翼的防范着林瑶,一边瞪了一眼还有心思调笑的蔺晨。

“还不快过来将她制住。”

蔺晨叹了口气,“好,好,”他爬起来,费力的抬手,封住了林瑶的几处穴道。

萧景琰这才松了口气,翻身从棺木里爬出来,他如今一身繁复的嫁衣,行动极是不便,迈腿的时候,便不小心被过长的裙摆绊到,眼见就要栽下来。

蔺晨手忙脚乱的爬过去,将他接到了怀里,一时之间,衣裳纠缠,环佩作响。

两人此刻都内力被制,刚费了一番力气将林瑶制服,如今又一番折腾,不禁都气喘吁吁。

不过一会,蔺晨才缓过气来,他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低声笑了起来。

萧景琰疑惑,“笑什么。”

蔺晨低头,“我想起在大燕时,你我初次入宫,在马车上,你也是踩到了衣摆,摔到了我怀里。”

萧景琰闻言不知该气还是该羞,“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蔺晨敛了笑容,正色道,“景琰教训的是。”

语毕,便坐起身,将萧景琰也扶起来坐好,转身看向林瑶。

林瑶望着他们,眼眸中情绪似惊似怒。

蔺晨伸手,将她的哑穴解了。

“劳烦林教主,将解药给我们。”

林瑶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是怎么猜到的?”

“你若想知道,便将解药给我们。”

林瑶沉默许久,视线落在了腰间。

蔺晨伸手,从她的腰间摸出药瓶,取了药,递给萧景琰一颗后,自己也服了一颗。

“你不怕我给你的是毒药?”

蔺晨将药瓶重新塞回她腰间,“林教主这样聪明,必然是不想与我们死在一起的。既然如此,你便只能给我真的解药。”

林瑶又将目光落在萧景琰身上,“你也不怕?”

萧景琰虽是一副少女装扮,眸光澄澈,眉目间却仍见英气,“我信他。”

蔺晨试了试提气,感觉有了些反应,便知自己所料不错,唇边笑容渐深。

“林教主怕是从没真喜欢过什么人吧。”

林蓉不语。

“你若是真心喜欢什么人,便是他扮作了什么模样,你总归能认得出的。”

蔺晨这话,七分真,三分假。

他当然不能说,他曾想过,若让景琰穿了女装,该是什么模样。说出来,怕是会让景琰拿剑捅个对穿,于是便只能偶尔偷偷想想,只是脑海中描摹的多了,便也有了些形象,自己第一眼看到棺木中凤冠霞帔的“女孩”时,便隐隐觉得眼熟。

然而让他真正笃定的,却是手腕上的印记。

他昨日在马车上逗景琰玩时,趁他不备在他的手腕内侧咬了一口。岂料他刚一张口,马车便一颠,他一时没掌握好力道,那一口便咬的深了些,气的萧景琰一个时辰都没给他正脸。

这个牙印,那个形似景琰的男子身上没有,躺在棺木中的女孩身上却有。

“我知你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让我后悔。我若选了那替身,你便能杀了真的景琰,让我后悔终生。我若选了真的景琰,便着了你挑拨离间的道,只怕景琰今后都当我是个贪恋美色的薄情之人。”

他转头,望向身后蹙眉摆弄头上珠钗的萧景琰,笑道,“你虽昏迷着,却能听到我们的对话,是不是?”

萧景琰将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璎珞扯了下来,丢在一边后,才答道,“是。”

随后想了想,又答道,“但是我信你。”

萧景琰这话意思便是,不管蔺晨怎么选,都不会着了挑拨离间的道儿。

蔺晨看他的眸光愈加温柔,若不是地点不对,恨不得将他抓过来狠狠亲上几下。

他感受到内力已恢复的差不多,便转头重新看下林蓉。

“还得劳烦林教主,将景琰的解药也拿出来。我虽想着,若能见见景琰十五六岁的样子也很好,可到底他已是二十多岁的青年,突然变作如此模样,恐怕于身体有亏。”

林蓉闭上眼睛。

“解药不在我身上。”

“那便请林教主带我们去取了。”

蔺晨虽嘴上说的客气,手上却一把将林蓉拎了起来,他如今功力恢复,也已不怕林蓉有什么动作,一转头,便见萧景琰也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他不知被林蓉下了什么药,不仅容貌看似十五六岁的模样,就连身形也变小了,如今站在蔺晨身边,堪堪到他的肩膀。

见蔺晨一直不动,萧景琰便只能抬头看他,疑惑道:“怎么?”

他如今脸上还带着妆容,一双眼睛澄澈见底,朱唇粉黛,秀色可餐。

蔺晨直觉伸手,捏了捏他嫩滑的小脸,直到他蹙眉挣扎,才回过神来。

他靠近萧景琰,低声道,“看你这幅模样,我倒不知这次算是祸,还是福了。”

-----------------------------------------------------------------

这就是元旦那天被LOF吞了的更新……

我加了点字,发了上来~

万万没想到,一个番外我写到3了还没完结。

讲真,这原本只是个小梗,可是就在我忙成狗只能在地铁和睡觉前脑补情节没时间更新的这三个月里,给它补充了很多梗,越想越萌,越萌想写的东西越多,于是……

干脆搞成一个外传算了(躺)

另外我记得(二)里评论好像有姑娘猜到了棺木里的小姑娘才是真的景琰!你站出来!我要奖励你!(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