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

【喻黄】锦灰堆(九)

苦昼短:



*元旦快乐~



         不咸不淡过几天,到元旦才一下子热闹起来。黄少天叼着烟从百货门口晃过去,被打扮漂亮的小姑娘塞了一枝玫瑰在手里:“大哥哥给喜欢的姐姐买一枝吧。”


       黄少天刚想发挥五千字说清楚反驳自己没有喜欢的姐姐,就看见周身来来往往的小情侣,可能也是他脑回奇特,突然莫名其妙就感觉有点不高兴,索性就掏掏裤兜翻了几张纸钞给她,抱着她手里的一束走了。


       百货里的女店员又迎上来“请问先生我们这边口红在打折,要不要给喜欢的人买一支?”


       黄少天几乎要翻白眼,心说我喜欢的人哪需要这东西啊。他腾出一只手摸出震个不停的手机看上面喻文州的信息,喻文州问他在哪,说要开车带他去吃晚饭,还说给准备了礼物。


       黄少天一乐,行啊,那我也准备礼物,一边掏出钱买了支口红,色号他也不懂,挑了个大红。


      上车之后喻文州看见那一大捧花就愣了一下,然后让黄少天搁到了后座上。天已经黑下来,两个人坐在车里都一脸严肃的,有种高中生约会一样幼稚又格格不入的浪漫。


        吃饭的过程没什么意思,大老爷们也玩不来烛光那一套。到喻文州家里坐下来黄少天气氛才开始变得有点微妙,黄少天先开口,他说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


       喻文州瞧了瞧他手里捏着的东西失笑,黄少天带着戏谑神色的眼睛亮亮的,又让他气不起来。黄少天捧着他的脸用小指挑了点红色在他嘴唇上摩挲。喻文州软韧唇瓣一合,牙齿碰在他指尖轻轻咬了一口。


      “好看?”喻文州笑。


      “好看。”黄少天点点头。


       喻文州从抽屉里摸出个东西递给他“你瞧瞧这个。”


       那是一把匕首,象牙的手柄看上去颇莹润。一粒玛瑙血珠子似的嵌在上头。


      黄少天心里明明挺高兴,偏偏还要吹毛求疵“象牙的?”


       “嗯。”


       “我看不见得,听说象牙不如人骨白亮,以前就有人挖了坟头偷出大腿骨来磨筷子倒卖,不少大户人家用的象牙筷子就是人骨的。”


        喻文州挑起一边眼角嗤他,嘴唇还沾着刚刚抹上去的红,看上去像只过于狡猾的狐狸。他说都已经这个年代了,哪里还有什么人骨给你磨筷子,我是觉得这小玩意儿挺适合你,会好看。


       黄少天把那把匕首拿在手里掂了掂,开过刃就更显得那刀尖上光芒幽幽的,他摆弄了一会儿漫不经心说人骨磨的其实也无所谓,好看也是真挺好看的。


      “不过。”黄少天话锋一转,半侧过身似笑非笑瞧着喻文州“你知不知道给人送匕首是一刀两断的意思?”


       喻文州又笑了,他长得其实不能算特别出采,笑起来却有种格外的感染力,壁灯昏黄,总显得那笑更有些惑人起来。


        他的声音还是温柔而笃定“那少天又说错了,你一定不知道送匕首在我家乡还有别的寓意。”


       “什么?”黄少天忍不住问。


      “你就像一把匕首插进我的心脏,如果拔出来,那我一定会死的。”


       黄少天一怔,突然觉得有热度从薄薄的耳骨下烧起来,一直烧得他整张面皮都红透了,灯下他原本凌厉的眉眼缓和了许多,看上去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


        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猛然一抬头 “等一下喻文州你和我家乡不是同一个地方吗你又骗我!”


        可这会儿正是良辰美景好时光,喻文州可没功夫听他啰啰嗦嗦。窗外跨年的烟花照得天际陡然亮起来,黄少天的眼睛看上去也那么亮,于是他扳过身边那张年轻英俊的面孔,而后不由分说给了他一个吻。


       一吻毕他凑过去,把嘴唇上最后剩下的一抹红留在了黄少天耳边:


    “新年快乐啊,少天。”他说。










————————

*折腾本子间隙苟延残喘爬上来更一发。合志质量太高,忽然对自己感到担忧……。
*元旦礼物,送匕首的寓意来自百度百科。


评论

热度(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