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

【喻黄】夏末秋初(一)

海月虚空:

·回来啦……虽然状态还没调整好但是新年新气象为了我西皮还是要挣扎着搞起来!毕竟没有开始就没有后续!

·之前走在路上忽然想起来的梗,小中篇,序号十五内完结的辣种。

·赶在十二点之前搞完了,我西皮的姑娘们新年快乐wwwwww



黄少天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再遇见喻文州。

前段时间一组跟了个大案子,结案之后全组放了两天假,连上周末满打满算四天,周一早晨黄少爷一边回味着早晨吃的家常砂锅粥一边进了警局大门,坐到座位上正想打开电脑端正一下态度整理一下心情继续当个全力支援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人民公仆,就被人敲了敲桌子。

找他的是同组的宋晓,一看也是一脸休假没休够坐在家里又坐不住的纠结脸,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嘲笑两句就蒙他转达了刑警队长魏琛的召唤。

“不是吧,这早晨刚来凳子还没坐热就又来?魏老大也真是够狠的了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这几天放假都在琢磨我一上班能给我派点什么活,说起来你们听到点风声没有?哪边又出事了?”

所有人都是一脸茫然,坐在角落的郑轩刚给他那盆宝贝绿萝浇完水,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坐下来。

“万一是升职加薪呢。”

黄少天一脸冷漠:“承你吉言。”

 

他到底也不是刚进警局的嫩黄瓜了,这种早晨一上班就蒙主宠召的勾当只要不是哪里哪里哪里又翻出来了几桩陈年旧案又或者哪里哪里哪里忽然收到了恐吓要挟就要烧高香,哪有轮到好事的份。他插着双手在警局的走廊里溜达,一打眼看见窗外的天,今儿早晨太阳好,就连云都白得比往常透明些。

这么好的天气啊……

黄少天眯起眼,在心里默默叹一声。

刑警队长办公室就在转角,他抬起手意思意思在门上敲两下,没等应声就旋开了门把。

“魏老大你……”

魏琛正在和谁说着什么,抬眼看他进来就皱眉:“哎我说你小子,放了两天假规矩都忘了是不是?”

“我这不是蒙主宠召吗赶着就来了怎么了找我啥………………事?”他算是魏琛一手从警校带出来的,开起玩笑来半点也不含糊,平日里仗着关系好,小事上没规没矩也是常事,魏琛自己都不是什么一板一眼的人,当然也不管着他。

但偏就是今天,开玩笑的话还差一点点收尾就看见了正和魏琛说话的人,简直就是凭着本能把接下来的一个字从牙齿缝里漏完。而那个人正看着他,眸子里带了些惯常的薄薄笑意——又或者比他刚才路过走廊、看见的天边游云还要薄淡些,总之他是分不清。

“黄少天?”

 

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黄少天得知了一个事实,十五分钟之后他离开魏琛的办公室,背后已经跟了一个喻文州。

他有些烦躁,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又总觉得不能什么也不说。大家都是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成年人了,总不能还跟当年在学校里似的,一言不合你不理我我不理你你见我翻个白眼我见你绷紧嘴角,不过说起来喻文州这个人里外里也是当年他们那届的一尊大神,刚开学的时候成绩惨不忍睹,渐渐地就风生水起,又忽然有一天销声匿迹,同学间传什么的都有,毕竟干他们这行的,消失踪迹也不是那么不寻常的事。

说起来他都快把这个人忘了——如果不是今天再这么一下子撞见他。

不过就是这样一下子,好像那些鲜活又燥热的生活突然又从脑海里溢出来,他眼神不由自主地飘向外头,正是风过摇云的时候,太阳猝不及防地就漏了出来,一线光芒刺眼。

 

 

正好就是个没遮没拦的夏天。

他刚做完多加的十组往返冲刺,就算是平日里精神抖擞的小狮子这时候也免不了呼哧呼哧,心脏在胸腔里蓬勃地爆裂,嘴里有点血味儿小腿肚子像是被碾碎了骨头似的酸软,他拖着腿在跑道上一圈一圈地溜达着整理呼吸,忽然远方就跑来个人。

“黄少黄少,你怎么还在这儿呆着?”

“什么?”

他本来全身骨头架子就好像要被拆散了,被这么一勾肩搭背差点没腿软到把来的人也带着一起摔地上。二十岁的黄少天没什么好气地拍开来人的手,开口的时候才发现平日里清亮的嗓音也带着点过度运动的嘶哑:“什么事?”

“警局那边挑去重案组假期实习的人已经公示了,你倒好在这里气定神闲,留我们去挨头挨脑地祈求上苍看榜?”

黄少天笑出声来:“我说什么事,这有什么新鲜的,说起来除了我还有谁?”

“哇这尾巴真是翘到天上去了!”

他平素人缘好成绩又是实打实地硬气,嚣张了一点也没什么人在意,最多就是闹着要他请客然后多点个二十串鱿鱼。通风报信的人笑着锤了他一句才又说:“经警那边还有一个,除了你剩下的那个人你一定想不到。”

“难道不是郑轩?”黄少天有点好奇地挑起眉来,“他是整天懒懒散散了点,不过那一手好枪,放得多漂亮——上次警局那边来人,不是还跟他比过移动靶?”

“是郑轩就不急吼吼地来跟你说啦。”那个人神秘地眨了眨眼,“算了,我不和你卖关子。”

“是喻文州啊。”

如果硬要说的话,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把喻文州这个名字放在心上。

 

 

警局的走廊极漫长,他走在前头喻文州走在后头,来来往往有人和黄少天打招呼,也免不了问他句这位是谁,喻文州一概微笑以应,黄少天没好气地冲一句一组调来的新同事,洋溢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那种微妙气氛一如他们少年时那般剑拔弩张。

终于他们在大办公室的门口站下,隔着门能听见里面忙忙碌碌的电话声人声。

黄少天推开门进去,周遭人的视线都齐刷刷地转向他们。

“喻文州。”他皱了眉,迎着自己的那群同事简单地介绍一下名字。

“今儿起咱们组又多一人哈。”

他对面的座位一直空着——且就那么一个一直空着,就算他再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把人往那儿塞,刚回到座位上内部通讯群就被宋晓他们几个同期的人刷爆,咋咋呼呼地问我了个去这人又跟陨石似的从天上掉下来了?

黄少天皱皱眉飞快地打字回过去,鬼知道,直接就把他塞这儿来了,别说我,连魏老大都没看到他档案履历。

——“我去这么干净原来传言是真的……”

——“他是过来扎根的还是过来转手的……?”

——“黄少啊现在心情如何,一定很复杂吧?”

——“去去去去去都成年人了学校里的事情有什么了不起的,而且我说,你们不觉得,他这人一点都没变吗?我还是一看他就把他认出来了他那个劲劲儿的你们知道简直

讨厌两个字还没打完,电话铃声就惊天动地地响了起来。

黄少天顺手接起来,听着眉头越皱越紧。

挂了电话他就站起身点人。

“你、你、你、你还有你,都先跟我走,景熙通知痕检和法医跟上,西泰区文苑华34号楼601。三具。”

风一样地往外走的时候他扫了一眼喻文州,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一起?”

而那个人望着他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883)